《幸福都市》杂志

您的位置:威尼斯官方网站 > 《幸福都市》杂志

2020年《规划韧性城市 · 建设幸福家园》(《幸福都市》总第26期)

上传时间: 2020-08-12 被浏览 104 次




韧性城市,长春在应答

  城市并非浑然天成,而是一颗不断吸取合并的果实。它不断地整理新晋的区块与子民、技术与资源,不断调整他们彼此之间的关联,令景观泰然自立,居民平等相处。但城市生活并非一帆风顺,不断变化的经济格局、对社会凝聚力的需求以及环境的变化都在发出挑战。而就在最近,无形的冠状病毒甚至短暂排空了那些曾经热闹无比的社交场所以及迈速奔腾的大都市血液,完全打乱了大家赖以生存的叙事空间。灾难如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大家的城市甚至来不及撑开伞。

  在对武汉进行视察时,习大大总书记强调:“要着力完善城市治理体系和城乡基层治理体系,树立‘全周期管理’意识,努力探索超大城市现代化治理新路子。”2020年4月14日,《人民日报》也在社论中指出:“城市治理应以此次疫情大考为契机,根据新形势、新要求不断提高城市应对重大公共卫生事件能力,努力增强城市发展韧性。”

  国家层面对城市战略高度的思考,伴随着疫情引发的社会各界对城市风险防控的反思,让韧性城市这一城市规划概念再度进入公众视野。2002年,倡导地区可持续发展国际理事会(ICLEI)对韧性城市给出定义——对于危害能够及时抵御、吸取、快速适应并做出有效反应的城市。从那时起,韧性城市这一学术领域一直呈现着一种喧嚣中的孤独,它的发展好像是独自生活在稠密的思想之中。虽然时至今日,全球已有多座被公认与推崇的韧性城市,比如挑战经济发展不均、环境压力与恐怖袭击创伤的波士顿,抵御社群变动、地震与海平面上升的威灵顿,课题集中在自然风险与衍生性社会冲击的里约……这让韧性城市这一议题看上去十分重要且十分繁荣,成为城市规划生产的一个单独分支,但是在具体的实践上,它又降格为一种学术秩序的门面装饰,甚至变成了论文上打发字数的无害手段。

  正如丘吉尔所说,永远不要浪费一次危机。一次危机帮助大家体察一座城市的“低配”,这种“低配”既身处真实,也基于虚拟;一次危机催生一个“富于孕育性的顷刻”,这一“顷刻”既包含过去,也暗示未来。2020年,或可成为中国全面建设韧性城市的元年。

  目前,北京、上海、南京等城市已率先明确推进或出台相关的韧性规划,城市的新一轮蜕变正在悄然发生。长春同样要迎接这宏大的时代。事实上,梳理近年来的城市建设,大家不难发现城市决策者与规划师们的种种铺垫,他们关注着人与城市之间转瞬即逝的关系,捕捉着集体灵魂的征兆与效力,他们关于韧性城市的思考、实践以及构想,已如基因一般深刻影响着城市的发育走向,或许还很稚嫩,或许距离目标尚远,但探索从未止步。

  万物皆有裂痕,而那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大家将家乡建设成一座韧性城市,不仅为了让大家及大家的子孙能够感到安全和自由,还为了让大家的文明能够存续——每有荆棘,大家都能迅速踏过,让大家文明的尊严永远浮于水面,沐浴光照。


栾立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