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

您的位置:威尼斯官方网站 > 院内动态 > 讲座

伊通河的生态履历——长春市规划大讲堂(第14期)成功举行

上传时间: 2016-06-08 被浏览 2468 次

  作为长春市您了解母亲河的前世今生吗?在不同历史的发展阶段中伊通河都扮演着怎样的基础性角色?不断的历史更迭中,伊通河又发生着怎样巨大的变迁?长期以来生态文明一直是发展的“短板”原因何在?2016年6月4日上午,长春城市规划大讲堂(第14期)在长春图书馆学问讲堂举行。本期讲堂以“再现母亲河——伊通河的生态履历”为主题,邀请到长春广播电视台《发现长春》编委会编委、栏目历史顾问曹冬雁先生担任主讲嘉宾,与到场听众就长春母亲河的前世今生进行了深入交流。



开场白
  大家现在的市图书馆位置过去就是伊通河的支流之一,地势很低,一直从今天的地质宫慢慢流过来,向东注入伊通河,这本身就是历史上的一条绿带。大家曾经大概有四条绿带,现在基本上都被毁掉了。同时,伊通河的面貌重大变化,它现在基本上成为一条孤独的河流,没有支流,或者已经被填埋了。大家看水面好像比较宽阔,实际上是憋水来的。伊通河尤其是最近60年的发展变迁,深刻体现出大家在对待自然和生态方面深刻的历史教训。所以今天不过多地谈伊通河的历史怎么回事,重点谈一谈这方面的深刻教训。


从害河到脏河
  关于伊通河和长春市发展的关系,概括最好的就是已故著名历史学家、也是长春市地方史研究的先驱于泾先生的一段话:“1000多年来,在伊通河出现了扶余王城那样的历史名城,到了清代,形成了伊通州、长春厅和农安县三个城镇,至今则为一市两县,都在河畔。长春市伊通河畔也是柳条编外最大的城市,历史上的辉煌和精神都是和这条河流分不开。”

  于泾先生标点的《长春厅志》中记载:“长春厅境之水松花江,之于河则伊通河尽在城中。康熙年间,伊通河设有运粮船百余支,想见当年河流之巨,今则策马可渡。”“平时水浅三尺,阔仅数丈,不利舟济。”“年久淤塞,不加疏浚,病民伤农,危害甚重。”这里说的康熙年间,大约是指1683年前后,与清志成熟时间相距200年。这200年间,伊通河的水文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逐渐从一条运输的航道变成一条经常发水,淹没村庄的河流。

  新中国建立以来,尤其是前50年,伊通河城区段特大洪涝灾害17次,平均不到3年,这个数字与长期历史的数字是吻合的。1865年到1985年120年间,一共发生洪涝灾害38次,平均也是3年一次。从清代中期以后,一直到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洪涝灾害频率大体是相同。在座的很多老长春,对当年伊通河危害甚重,泛滥两岸,造成了的巨大的财产损失都有记忆。到2000年之后,总体看伊通河泛滥成灾不是一个主要问题,而是逐渐转化成生态问题。不是说2000年之前这段时候没有生态问题,只不过是洪涝灾害更加紧迫、更加严重,掩盖了生态问题。现在伊通河生态问题主要是生态还原的问题,核心是恢复这条河流作为一个生态载体的自然属性。


生态问题关系生存
  经历了多次的洪涝灾害,包括生态破坏之后,今天人们在伊通河的问题上基本能达成一致,生态或者河流作为生态的基础性载体,必须敬重自然规律,必须敬重大自然的和谐属性,否则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大家这30年的高速增长中,破坏生态的代价非常大。如果平均9.2%的增长率,要把生态的代价扣除,到不了这么高,而且它的修复非常麻烦,成本极高。无形的代价,间接的代价,大家已经感受到了,雾霾、极端天气,像今年的抗洪标准已经提升到1998年的水平,军队都要出动了,这就是持续全球最长的一次厄尔尼诺效应要出现了,这都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报复。所以今天治理伊通河,对待自然环境,人与自然这种和谐相处,敬重大自然已经成为一个基本的共识。
伊通河的生态履历
  1959年出版的《大学地理学生参考书》中有一个章节先容各个省会城市,它是这样表述长春的,“长春不仅是一个工业城市,而且还是一座美丽的公园城市”;一位罗马尼亚的朋友这样形容长春,“如果它没有高大的厂房和林立的烟筒,整个城市简直就像一座美丽的公园城市”这是1959年大学教科书里对长春的描写。

  1、1949年-1958年时期。虽然长春展开了工业建设,包括一汽、拖拉机厂等一些大型企业,但由于多种原因和条件的限制,总体来说头脑比较沉着,比较实事求是,对于生态的破坏没有那么严重,规模不是太大。
  
  2、1958年大跃进时期。这个时期头脑极端发热,思维极其简单,超英赶美。当年的思维,为什么英国、美国那么先进,就是一年有几千万吨钢,大家集中力量办大事情,结果村村点火、户户冒烟,上了很多三高企业,而且以小企业为主。修各种各样的中小型水库,在伊通河的上游有很多,标准很多,有的才10年一遇,后来小水库基本都放弃了,但是把河流弄得支离破碎。河流跟生态的肌体一样,是个完整的系统,不能分离,结果行政分割生态,支离破碎。后来由于困难,狂热停止了,但生态破坏很大,不久就爆发了文革。这个时期,一直到改革开放之前,基本上是把重工业放在一个城市发展的(最)重要地位,当时也上马一些轻工业,但主要以重工业为主。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长春市几乎99%的工业废水,几乎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直接排放到伊通河。它不仅导致伊通河污染,而且是整个地下水,还有公园里的湖泊、水库里的水,因为它是一个系统。长春市缺水的城市,当年认识问题的科学手段很差,把一些认为污染不严重的水灌溉农田,又造成土壤的污染。
  
  3、改革开放到2008年。这段时间属于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当然,经济发展的功劳不可没,今天的低保户比当年老地主吃得都好,但是生态代价非常大。从人均收入200美金/年,到了2012年前后,据说是6000美金/年,现在接近8000美金/年。12000美金/年就是高收入国家,这很近了,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大事情。人民确实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但代价依然很大,尤其是生态代价。当然,这个时期的高度发展有生态遭受污染的必然性。但横向比较同一时期,大家的代价比人家多,透支严重。

  现在伊通河的几条支流大多数都已消失了,造成本应该是鱼刺状的河流变成了一条孤独的河流。BBC在韩国拍过一个片子,报道了当时的首尔市长李明博恢复了一条高速路下的河道,通水的时候,首尔的老百姓都流泪了。至于大家的能不能恢复,不能确定,因为代价太大。
结束语
  人类已把天花病永远消灭了,在这个星球上再没有了敌人,人类的敌人就是人类自己,无论是什么领域,人类都成了一个孤独的原子化人类。人类的命运某种程度上掌握在大家自己的手中,这个权力非常危险,用好了可以,一旦用不好,应该说万劫不复。

  关于伊通河生态履历话题的讲座,由于时间关系,大家都意犹未尽,同时曹冬雁也呼吁,希翼广大市民都能为伊通河生态建设贡献一份力量。衷心希翼更多的市民加入到公益规划师团队,为大家的城市规划建设献计献策!


编辑_潘虹如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